新闻信息

这是美国最宝贵的财富,但是你永远带不回来

在美国呆过四年半,有人问我:如果你可以带一样东西回中国,你会带什么?我想都不用想:当然是美国的公共图书馆系统!

 

 

1 公共图书馆有多方便?

很多去过纽约的旅客都去过曼哈顿中心的图书馆,非常庞大精美。但其实在纽约这样移民数目庞大的城市,社区公共图书馆的质量会稍微差一些:书本经常有破损。整个系统还是很方便:每个社区都有图书馆分支,你可以免费借到任何你想要的书,在任何一个你最方便的地点归还。

 

 

 

后来我住在西雅图,那公共图书馆每个社区都有,环境好到爆棚:我可以经常坐在非常舒服的沙发上,面对超大落地玻璃,窗外是潺潺小溪、苍翠树木,而且这样的好位置根本不用抢,随时都有。

 

几乎全美任何一个公共图书馆里都有相当数量的中文书。像西雅图这样的大城市,图书馆里的中文书我根本看不完。很多是台湾出版的,能跟上世界潮流,翻译质量相当好,更不用担心是被删减过的“洁本”。

 

 

 

如果我想看的任何一本书,图书馆里正好没有,我可以在图书馆网站填一份申请,通常一周左右,图书馆就会想办法购入,送到我指定的图书馆分支,也包括中文书哦!

 

图书馆里不但可以借书,还可以借各种电影、音乐的光盘。想要什么书、光盘,在图书馆网上预定,一两天内就会运到你方便的社区分支,自己去取就行。还的时候更方便,开车经过任何一个图书馆,从归还窗口里扔进去,都不用下车。

 

在美国时我几乎没怎么买过书——上学用的教科书除外,那种通常在ebay上买二手的就可以——但那却可能是我这辈子看书最密集的时光。

 

如何避免人民被政客愚弄?杰斐逊的答案是:公共图书馆!

 

美国的国父们(包括杰斐逊、富兰克林和麦迪逊等人),在建国之初就意识到,美国是如此庞大的一个国家,随着时间流逝,民主制度将变得越发复杂,以至于很有可能未来的普通老百姓根本搞不懂。杰斐逊认为,维护民主、防止暴政的最好方式,是让人民受教育,而人人可以免费使用的公共图书馆就是利器。任何人应该可以免费阅读书本,增长知识,从而不易被愚弄和操纵。杰斐逊死后,将自己的全部藏书捐赠给公共图书馆。

 

公共图书馆系统遍及全美每一个社区,无论如何偏远。所有服务都是免费的,运营费用由公共财政负担。像纽约、波士顿、西雅图这样的大城市,每一两公里范围内必有一个分支图书馆。

 

 

城市面积为142.5平方公里的西雅图,还没有北京海淀区那么大,却有星罗棋布的公共图书馆系统。橙色为大型图书馆,蓝色为中等规模图书馆,紫色为小型图书馆。

 

据美国图书馆协会统计,按人口计算,美国每一万人就拥有一家公共图书馆,这个数字是中国人均拥有量的46倍。62%的美国人有社区图书馆借书证,每年光顾公共图书馆达11亿人次——这远高于观看体育比赛、听音乐会以及参观博物馆的人次总和。

 

 

2009年,白岩松曾访问波士顿的一家公共图书馆,馆员告诉他:“我们有针对婴儿的项目,有针对学前儿童的项目,针对青少年的项目。我们有讲故事、读书课、放电影,也有木偶戏、手工课、写作等等。我们开设各种各样的课,取决于孩子的年龄段。这些项目可以让所有的家长和孩子互相认识,形成社区。”

 

白岩松还提到,在图书馆里,任何人都可以查到过去每一年该市的财政预算,看到纳税人的钱是怎么花的。

 

后来我走了三十几个国家,每到一处,都很有兴趣去当地图书馆看看。越发感觉到,是否有好用、方便的公共图书馆系统,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区别之一。

 

2 美国公共图书馆的历史

 

美国人公认最早的公共图书馆,于1854年建于波士顿。它在开馆公示中明确提到:知识量与正确的思维方式有关;受过教育的公众,是维护民主体制的根本力量;每个公民都有免费获得社区资源的权利。

 

1876年,美国建国100周年时,美国图书馆协会在费城召开了一场重要会议。最年轻的参会者是年仅25岁的麦尔威·杜威——目前图书馆使用的杜威分类法就是他发明的。他的主张是“以最低成本让最多的人得到最好的阅读”。1890年,他被选举为全美图书馆协会主席,并开始对图书馆进行标准化设置,这就是现代图书馆的开端。今天图书馆的几乎每一个方面——从如何对图书进行分类到图书卡的大小和边缘长短——都反应了杜威对“标准化”和“高效率”的严格要求。正是多亏了他,在没有计算机强大搜索功能的早年,读者也可以在图书馆数以万计的馆藏中迅速找到自己想要的图书。

 

 

在公共图书馆的历史上,有一个人的名字不能不提: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早期的图书馆,主要服务对象是学者和上层阶级。上层阶级的担心是:普通老百姓若得以允许进入图书馆,将会损毁书本和制造混乱。

 

但卡内基不这么认为。他本人就是自学成才、白手起家,认为任何人都有使用图书馆和书本的权利。他许诺只要市政府愿意出人力维护,他就愿意拿钱出来建图书馆。“免费的公共图书馆,是提升公众素质的最佳途径。”他总共出资6000万美元(在那个时代真是天文数字),1883-1929年间建立了2509家公共图书馆,其中美国1689家,英国660家,加拿大125家,还有一些在澳洲、新西兰等地。这一举奠定了遍及全美的公共图书馆系统。那可是一百多年前啊!

 

今天的美国富豪们也延续了这一传统。例如比尔·盖茨基金会,就为全美图书馆捐建了大量计算机及网络设备。

 

离开美国时,最让我舍不得的就是公共图书馆系统。回国后,看到许多好友每年耗费巨资购买图书。看书时很爽,搬家时很头疼。我总是觉得遗憾,好书最好的去处是“被流通”,让更多的人能阅读,而不是堆积在某个书架上沾灰,不是吗?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关于美国精彩生活  请登录安心安家官方网站www.anxin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