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斯坦福大学的独到之处

不想说斯坦福大学有多牛,我们先看看它派生出来的改变世界的各大公司——思科、雅虎、Google、太阳等等,以及由它的毕业生创办的更多的高科技公司——惠普、NVIDIA、Instagram、Snapchat,等等。虽然很多世界一流大学都各有千秋,很难说哪一所大学是绝对的世界第一,但是斯坦福有两点是世界上任何大学都比不了的,即它是世界上那些伟大的科技公司的摇篮,以及具有最均衡的一流学科分布。

 

如果你想要成为未来工业界的领袖,或者通过发明创造来改变世界,那么在美国还真没有比斯坦福更合适的地方。我们不妨从以下4个方面来看看斯坦福在这些方面的独到之处。

 

提供创业的目标

 

创业首先要明白做什么。中国有一句俗话:万事开头难。对于创业者来讲,找到一个好的项目,是成功的开始。在一般的大学教授和研究生创业者看来,他们的特长应该是自己的专业。很多大学办的公司都是如此,比如麻省理工学院的人早年办的计算机公司DEC,就是林肯实验室的计算机专家根据自己的特长办的,后来麻省理工的学生和教授先后办的语音识别公司Speech Works(后来为Nuance公司的一部分)、著名的机器人公司iRobot,都是计算机科学实验室LCS和人工智能实验室LAI(今天二者合并为CSAIL)的项目。

 

伯克利的毕业生也办了很多公司,尤其是集成电路设计公司(比如美满半导体Marvell),也是同样的思路。这当然是大学办公司的正道。但是有些时候大学研制的技术带有太多的超前性,以至于它们和当时的商业环境没有结合点。比如麻省理工学院的计算机实验室(LCS)早在十几年前就发明了Google眼镜的原型,但是当时还没有移动互联网,用这种技术办公司显然不可能。

 

斯坦福人在创业上与其他著名工科大学略有不同,一方面他们也办了一些纯技术公司,比如亨尼西的半导体公司MIPS和著名的思科公司。但是同时,斯坦福人还办了很多针对当下需要的应用的公司,这些公司利用现有的甚至是多年前的技术,包括来自于其他人、其他大学的技术,综合成一种新的产品和服务,比如雅虎、图片共享和处理公司Instagram,以及多媒体移动社交网络Snapchat。

 

斯坦福的学生们的特长除了在技术本身,还在于他们能够找到好的创业题材,这主要受益于他们在硅谷培养的很开阔的视野。硅谷地区有很多与创业相关的俱乐部和论坛,其中一些就在斯坦福大学内部或者经常在斯坦福大学里举行。比如斯坦福企业家之角(Stanford Entrepreneurship Corner)就是这样一个俱乐部性质的、负责连接学生和工业界高管的组织。经常来这里作报告的人包括很多著名的风险投资家,比如凯鹏华盈(KPCB)的约翰·多尔,以及工业界的领袖比如Google前CEO施密特和创始人佩奇、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以及美国各个著名商学院的教授。

 

这样,斯坦福的师生们就有机会不断接触到世界级的投资人和工业界领袖。这不仅使得大家有机会找到投资渠道,而且能从著名投资人和工业界领袖那里了解到当前科技产业和商业的发展趋势,并且顺应这种趋势,创办公司。

 

为创业开绿灯

 

斯坦福在帮助教授和学生创业方面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为教授和学生的创业行动大开绿灯。在很多研究型大学里,如果一个教授要求离开学校很长时间去创办公司,其他教授会觉得不公平,院长们如果特别照顾他们,则显得厚此薄彼。但是在斯坦福,学校对教授暂时离开学校去办公司非常宽容。斯坦福大学甚至允许教授们在上缴给学校一些公司收入后,免去教课的任务,专心搞科研和办公司。这对于教授创业自然是好事,但却是以牺牲教学为代价的,因为那些课程就不得不由临时外聘的讲师来讲授了。比如《计算机系统结构》这门课在80年代是由亨尼西自己讲授,但是到了90年代他去办公司后,就由一名讲师代讲了。有些课即使还是由全职教授讲述,但是他们会经常让助教代课。

斯坦福大学对创业的鼓励还体现在对利用职务发明创业的宽容。斯坦福人创办的公司,大部分依靠的是和工作相关的职务发明,比如太阳(Sun Microsystems)、思科、雅虎和Google等公司。过去,在很多大学和实验室,专利的所有者即雇主严禁个人利用职务发明来创办公司,但是斯坦福大学在这方面相对比较开明,它在这些公司中占的股权一般都少得可怜,甚至不占股权。就如同低税率可以刺激经济一样,从长远来讲斯坦福这种少占股份的做法是双赢的,因为可以鼓励创业。作为对母校的感激,几乎所有创业成功的人都非常慷慨地给予了斯坦福巨额捐赠。

对于学生创业来讲,最关键的是需要学校扶持一把。已故的美国肯尼迪总统和美国导弹之父冯·卡门(Theodore von Kármán,钱学森的导师)之间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故事。1963年,冯·卡门被授予美国第一个国家科学奖(1962年度),在美国人心目中这是比诺贝尔奖更高的荣誉,每次均由美国总统授予。当冯·卡门在肯尼迪总统的陪同下走下白宫的楼梯时,这位81岁高龄的科学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肯尼迪总统立刻上前搀扶。这时,冯·卡门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年轻人,当一个人往下走的时候是不需要扶的,当他往上走时恰恰需要你扶他一把。”

 

对学生扶一把

斯坦福大学无疑在扶持学生创业方面做得非常好。它对创业的教授和学生直接的帮助就是为他们搭建和工业界之间的桥梁。斯坦福专门设有一个办公室,用来帮助想创业的在校学生与在硅谷成功的校友,或和斯坦福有来往的企业家、投资家之间建立联系,寻找投资。

Google的佩奇和布林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找到第一笔投资的。1998年,在开发Google搜索引擎后不多久,这两个创始人很快就用光了自己口袋里不多的钱和信用卡能借到的全部的钱。他们自己也曾努力寻找过天使投资,但是由于他们当时还只是两名普普通通的博士生,在硅谷多如牛毛的创业者中并不引人注意,开始找钱并不顺利。这时他们想到了找学校帮忙,学校通过帮助学生创业的这个办公室,联系上了斯坦福的校友、太阳公司的创始人安迪·贝托谢姆。

贝托谢姆虽然是计算机技术出身,但是对搜索引擎技术并不熟悉,不过因为是母校介绍来的人,他还是在百忙中约见了这两位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贝托谢姆当场搜索了一些东西,对结果非常满意,当即写下了10万美元的支票给了他们。这就是Google作为一家公司的开始。这笔钱没多久就用完了,但是其他投资人听说太阳公司的创始人给Google投资了,也纷纷注资Google,这样才有了今天这样一家大型跨国公司。可以想象,如果佩奇和布林不是在斯坦福而是在其他学校,估计很难有机会直接向一位工业界领袖推销自己的发明。

清华校友金学诚博士在硅谷第一次办公司的经历,则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斯坦福给予一名普通学生的创业帮助。金学诚为了偿还新加坡政府的奖学金(本金加罚款近百万美元),不得不去办公司。但是作为国际学生,他遇到了一个美国学生平时不会遇到的难题,就是自己在美国的合法身份问题。他在美国拿的是学生签证,但是如果退学去创业,学生签证就变得无效,按照规定他应该在一年内离开美国。

 

金学诚找到斯坦福大学帮忙,大学研究了他的情况后告诉他,他只要交一学分的学费,学校即可为他维持学生签证,而当时在斯坦福像高尔夫球这样的课程是一学分,因此金学诚就打了几年的高尔夫球,并利用这个时间把公司办成且卖掉了。今天,很多大学(比如哈佛、普林斯顿、康奈尔和约翰霍·普金斯)都已经可以帮助学生创业者联系投资,甚至自己就有一小笔天使投资投给自己的学生,但是为了帮助外国学生创业而打法律擦边球的事情,恐怕也只有斯坦福愿意干。

 

营造创业氛围

斯坦福能培养出大量企业家的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营造了创业的气氛和传统。人们在做事情的时候,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如果周围的人都热衷于创业,那么自己也会心里痒痒的。如果周围的人都是在读书做学问,自己则会塌下心来读书。麻省理工学院一直以培养工程界领袖为己任,并且成功地培养了大量的工业界主管,但是自己办公司的学生远不如斯坦福的多。不少风险投资家也一直在麻省理工学院校园里转悠,希望能找到好的项目投资,但是效果一般——麻省理工的学生更愿意当教授或者去大公司上班。

斯坦福的邻居伯克利同样是一个学科齐全、水平出类拔萃的大学,但是因为缺乏创业的气氛,因此很多毕业生最终选择到斯坦福学生创办的公司里去找工作。哈佛本身也鼓励学生创业,并且还出了比尔·盖茨和扎克伯格,靠着哈佛的金字招牌,它的学生创业其实不缺经费,今天很多风险投资(包括我自己的基金)都会向哈佛的学生承诺,如果退学出来创业,会给他们支持。但是真到了要他们退学,放弃哈佛学位时,他们就打退堂鼓了。

 

很多哈佛的学生其实已经准备好了商业计划书,甚至进入了一些创新大赛的半决赛和决赛,但就是迈不出这最后的一步,这与其说是自己缺乏勇气,不如说是受氛围的影响。我们在前面讲到从1979年至今,信息革命蓬勃开展的30多年里,波士顿地区居然没有出一个像样的大科技公司(进入美国财富500强),究其原因,只能说在那里缺乏创业的氛围。

 

虽然并非每一个斯坦福人都能创业,而且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领导者,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依然可以成为很好的合作者和追随者(Follower)。佩奇有一次在斯坦福的创业论坛上讲,创业的关键之一是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在斯坦福找到一起创业的追随者相对容易。

 

首先,进入斯坦福的学生大多愿意到刚成立的小公司工作,而很多东部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并不愿意去小公司。其次,很多学生舍得放弃学位,作为共同创始人和同学去办公司,这需要更大的勇气。我们曾经投资了一个斯坦福机械工程系的研究生,帮助他把自己发明的机械手变成用手机遥控的开门装置。这位学生并不懂得密码学——手机遥控装置的核心技术之一,于是他找到同一届入学的一位为韩国政府做过密码项目的同学,劝说他一同创业,后者几乎没有犹豫就和他一起 退了学,这就是斯坦福特殊氛围带来的结果。在美国东部的很多名校里,即使一个学生有心创业,他去找同学一起干时,同学们往往会说,“喔,我还要读书呢。”

在美国的大学里,斯坦福算是后起之秀,它能够在短短的半个世纪时间里比肩美国老牌名校哈佛,有多种原因。但其中它和工业界的联系、它成功地孵化出大量的公司,尤其是今天引领世界科技潮流的跨国公司,是最重要的一条原因。

当然,并非有心创业的年轻人都有机会进入斯坦福大学,事实上它是美国主要大学中录取率最低的学校,近两年来它的录取率甚至低于哈佛大学(2013~2014年度10 5.7% vs 5.8%,2014~2015年度5.1% vs 5.9%)。要想上斯坦福,成绩好是必要条件,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在录取要求上,斯坦福和哈佛颇为相似,可以说,哈佛有什么样的“不合理要求”,斯坦福便也有。比如说,它非常强调特长。如果一个申请人在体育、艺术和音乐等方面达到了一个绝对的高度,只要学业上能达到斯坦福的最低要求,就能进斯坦福。反过来,如果只是学习突出,几乎也没有机会。近几年来,一些获得了计算机奥林匹克竞赛金奖或者进入英特尔奖决赛的申请者也被斯坦福大学拒绝了。至于其中的原因,其实和哈佛大学不录取那些成绩优秀者类似,因为在斯坦福,并不缺读书读得好的人,它的目标是网罗各个领域的精英。

斯坦福对本科生实行的更多是通才教育,它要求学生必须在9个领域完成必修课,其中包括文化与思想、自然科学、科技与实用科学、文学和艺术、哲学、社会科学和宗教思想。除此之外,学生的写作和外语也必须达到一定标准。在申请斯坦福大学时,可以填写专业志愿,也可以不填,这没有太大的差别,因为学生们大多在入学一年后才会真正确定自己的专业,并且将来还有机会修改。不过,如果到了三年级下学期再换专业,几乎可以肯定是无法四年毕业的。

 

斯坦福采用一年三学期的学制,这使得学生们比那些采用两学期学制的大学要学习更多的的课程,压力也比其他一流大学要大一些。据我弟弟讲,一般是开学4周,就开始期中考试了。不过在斯坦福获得A并不是难事,因为教授们不以难为学生为目的。到了暑假,大部分学生都会到硅谷找一家公司实习,为他们未来进入工业界或者自己创业积累经验。在斯坦福4年下来,如果能尝试着创业一次,也不枉青春年少一回。

斯坦福大学是世界上少有的几所各个学科水平都很高,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和科研水平十分均衡的大学之一,而它和工业界之间的无缝连接,以及对地区性经济做出的极大贡献,更是其他名牌大学无法比拟的。如果说,哈佛大学与耶鲁大学代表着美国传统的人文精神,那么,斯坦福大学则是21世纪科学精神的象征。虽然斯坦福的腾飞还只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事情,但是斯坦福人(包括它的毕业生和教授)已经为人类文明、科学技术进步和现代商业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关于美国精彩生活  请登录安心安家官方网站www.anxin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