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哈佛大学在开学之初“砸”给学生上千页的选课单,为什么学生却直呼“自由教育”?

哈佛大学是一所享誉世界的私立研究型大学,是著名的常春藤盟校成员。在2016-2017年世界大学排名中,哈佛大学位列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RWU)世界第一、usnews世界大学排名世界第一、QS世界大学排名世界第三、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世界第六。如此漂亮的“成绩”让哈佛大学成了一批又一批学生向往的求学之所。但是,哈佛到底开设了什么课程,能够通过四年的教学培养出一大批奉献社会的青年力量呢?

 

学校的课程代表了一所大学对于知识与教育最基本的哲学与态度。艾伦·布卢姆在《美国精神的封闭》中说,对于一个美国人来说,大学岁月的重要性是怎么估计也不会过分的。它们是使他文明开化的唯一途径……所以,在每年哈佛大学新生入学的那一刻起,学校就为学生准备了长达上千页的选课单。不过奇怪的是,学生大多并未感受到学业的繁重,却直呼“哈佛大学的魅力在于‘自由教育’”!

 

2013年起,哈佛新通识教育计划正式推行,重新划分了学生需要涉猎的八大知识范畴:艺术与诠释、文化与信仰、经验推理、伦理推理、生命系统科学、物理世界科学、世界中的社会、世界中的美国,共计400多门课程。

 

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哈佛就把本科生的课程分成三个部分:主修课、选修课、通识课。即使是主修课也可以任意选、任意换,连专业也可以换,唯有通识课属于校方指定必修,非选不可。

 

通识课程(General Education),就是学校提供给本科生的一系列基础课程,学生必须从中选出几门作为必修课,无论他们的专业或兴趣是什么。

 

主修课致力于培养学生对某一学科的深入理解,这是专业化时代的要求——只有当一个人深入钻研了某一复杂学科之后,不仅学会分析问题,还要能合理地解释解决问题的过程,才能明白真正的智力探究是什么意思。

 

选修课是为了让学生按自己的兴趣自由探索主修专业之外的知识。

 

 

 

在西方“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的视野之内,“受教育”与技术训练不是一回事。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必须理解自己以及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文化的与自然的——从而追求一种富有意义的人生。它要求一种历史性的视角,让一个人不至于陷溺于一时一地的现实考量,活得像一只“夏天的苍蝇”(埃德蒙德·博克)。

 

在近400年的历史中,哈佛大学也在坚持 “自由教育”这个理想,力图在自由探究精神的指导下,不预设目标、不与职业相挂钩地培养学生。尽管在世俗化和功利化的今天,这种坚持已经变得越来越艰难,但是看到当学生们拿到上千页的选课单表现出兴奋和快乐求学的心态时,哈佛的管理者们还是感到非常欣慰。

 

 

 

但是,哈佛的教育体系也并非一直如此。哈佛曾将“核心课程”作为通识教育系统构成运行了30多年。“核心课程”的设计者亨利·罗索夫斯对于“何谓一个受过良好教养的人”有着明晰的界定:

能清晰而有效地思考和写作;

在某些知识领域具有较高的成就;

对宇宙、社会及人类自身有深邃的理解;

勤于思考伦理道德问题,具有明智的判断力和抉择力;

具有丰富的生活经验,对于世界各种文化及时代有深刻的认识。

 

然而从2013年开始,哈佛的本科生全面推行了一套新的通识教育计划,以取代20世纪70年代末设计的“核心课程”。哈佛认为,“核心课程”已经过时——既然只有10%的哈佛学生会选择以学术为业,而60%会进入商业、律师、医学等职业领域,为什么还要花费那么多的精力,试图把他们塑造成学者、教授呢?

 

“ 

推行通识教育的目的在于,让学生都能在依据兴趣发展专业能力的基础上,尽可能在知识领域上全面涉猎、在智力水平上全面训练,同时领悟人类共通的天性,理解人类的情感、道德与各种观念。在专业教育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让学生掌握这种“普通的知识核心”。

 

 

 

1903年,在哈佛大学的校庆日上,美国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在演讲中说:“(我们来到哈佛)是因为她的课程丰富多彩、不拘一格;是因为她哺育了如此丰富多样的生命力的理想,并给这些理想的价值实现开辟了广阔的天地……”通过为学生设置科学合理的课程体系,哈佛大学践行着理想教育的模式,同时也在努力回答着“大学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这一宽泛而抽象的问题。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关于美国精彩生活  请登录安心安家官方网站www.anxin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