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教育】从川普的犹太女婿看犹太人的教育

世界的金钱在谁的口袋里?美国啊!

 

美国人的金钱在谁的口袋里?犹太人啊!

 

就是那个被希特勒大屠杀600万人,5000年有2000年流离失所,比中国还多灾多难的民族?

 

没错!美国被这样的民族控制了?

 

是的。简直让人神经错乱!

 

巴菲特、索罗斯、谢尔盖、拉里·佩奇、马克·扎克伯格、迪斯尼、卡耐基、斯皮尔伯格、JP摩根、洛克菲勒、爱因斯坦、马克思、弗洛伊德、毕加索、卓别林……

 

如果告诉你,这些人都是犹太人,你确定还在凳子上?

 

一位犹太爸爸的奇特逻辑

神马?你在纽约曼哈顿有几栋大楼,还不愿给你儿子零花钱?

 

你是葛朗台吗?

 

别说,还真有这样一位极品,不过是一位犹太爸爸,在美国纽约,跟中国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但绝不乱给儿子半毛钱。

 

为了不让儿子坐享其成,可谓用心良苦,儿子十六岁时,犹太爸爸与他有一个不成文的约定,“你挣一块钱,我就再给你一块钱,这样你就有两块了。”

 

某年夏天,儿子临时决定利用暑期去夏威夷旅行,开口向这位有钱的犹太父亲借两千美元,被父亲严正地拒绝。你这小子,谁让你不提前计划这件事。

 

那个夏天,因为借钱无门,这小子没能去夏威夷冲浪,只能望洋兴叹,在自家后院的游泳池里扑腾几下。

 

这是一个真实的小故事。

 

这是我从一位住在“老犹区”的中国朋友那里听来的,发生在她身边。

 

她在纽约长岛罗斯林小镇上一住就是十年,那是一个富裕犹太人高度集中的社区。

 

“他们犹太人对小孩花钱上的态度特别奇怪。”这位朋友说,“这位父亲的逻辑是,如果你早作准备,你得到的可能是四千块钱。你的父亲是有钱人,与穷人的孩子比,你是站在父亲的肩膀上,是有优势的,但优势的前提是你也要靠自身的努力。”

 

这些年,这位朋友除了工作上经常与犹太人打交道,还浸淫在一个高度集中的老犹区,这不断地冲击着她的中国式育儿思维。

川普的犹太女婿

 

你知道川普的女儿伊万卡是国色天香,但你未必知道他的女婿杰瑞德·库什纳也是天选之子。

 

这位总统金龟婿的传奇身世让人津津乐道的背后,一个犹太家庭教育孩子走向成功的路径也若隐若现。

 

1981年1月10日,杰瑞德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

 

他的祖父是波兰犹太人大屠杀的幸存者,后逃到美国,杰瑞德是四个兄弟姐妹里的老大,小时候其他同龄人周末去看橄榄球赛,他则会跟着父亲去工地看项目;暑假其他小孩被送到夏令营,他则必须找份暑期工来干。

 

杰瑞德的父亲经常单独带着小杰瑞德,有时还有杰瑞德的弟弟约书亚,出席各种生意场合,甚至和议员、外交委员见面,让他们观察学习父亲的一切行事做法。

 

上小学时,杰瑞德有一次考试成绩很差,回来却欺骗妈妈说是因为老师不喜欢他。但他妈妈义正词严地告诉她,“让老师喜欢就是你的责任!”

 

后来,杰瑞德以优异成绩进入哈佛就读,但在攻读纽约大学的MBA和法律双硕士学位时,祸从天降,他的父亲锒铛入狱,家族面临覆灭的危机。

 

老爸入狱时杰瑞德的弟弟约书亚刚上哈佛,另两个妹妹也还小,23岁的杰瑞德必须马上接过家庭的重担。

 

面对父亲、家族的身败名裂,杰瑞德开始放低姿态。

 

他周一到周五完成学业,经营家族生意,每天都给母亲打电话,每个周末都从纽约飞到阿拉巴马州探访狱中的父亲,工作日,白天巡视工地,晚上学习,在好几年的时间里,一直随身携带使用父亲在狱中为他制作的一个钱包。

 

在短短几年内,库什纳公司在杰瑞德的经营下实现了盖茨比式的东山再起。

 

2015年,杰瑞德被《财富》杂志评选为“40位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商业人物”。

 

现在,他贵为川普的高级顾问,外界普遍认为,川普的胜选,他的这位女婿立下了汗马功劳。

注重能力培养

在我的那位老犹区的朋友眼中,杰瑞德的成功绝非偶然,完全可以看作是犹太人教育孩子的一个缩影,甚至标杆。

 

“犹太人的民族危机很强,他们总是在逃难,危机意识已进入他们骨子里了,成为他们的基因了。”她说,所以年轻的杰瑞德能在家道中落时临危不乱,处变不惊,并实现东山再起。

 

犹太人家庭不光注重孩子的学业,还特别注重社会能力的培养。

 

“这一点,他们与中国人不同,中国人只要孩子的学习成绩好就行了,但犹太人认为如果没有与之相配的能力,毕业文凭是没用的。”这位朋友说。

 

这位朋友给我讲述了另一个故事,在纽约从事房地产经纪工作的她,所在的分公司几乎都是犹太人,“有一对犹太母女都在这上班,妈妈是我们总公司前十名的金牌经纪人,而女儿则是刚从一个金融公司跳槽过来的,遇到困难时,她妈妈也会帮她,但绝不会手把手教她。

 

不会像中国妈妈一样,把好的客户都让给女儿,托到女王的位置上。这位犹太妈妈首先是把自已做到最好。”

 

 

我另外一位朋友也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他在纽约长岛的一个蓝领社区开了一个冰淇淋店,暑期时会有特别有钱的犹太子弟来打工。

 

有一次,来了一个很富裕的犹太小孩打暑期工,他家有园丁有佣人。

 

这位犹太小哥精神状态永远很乐观,但干活时动作利索程度却比不上穷人孩子。

 

让我这位朋友费解的是,穷人的孩子却都喜欢与犹太小哥搭班。

 

直到有一天,一个穷人的孩子告诉他,因为这位犹太小哥很能聊,有与人交流的技巧,见多识广,让客人觉得舒服、快乐。

 

比如卖一杯奶茶,他跟客人聊两句,十块钱就当小费不用找了,一个晚上得到的小费很多。穷人的孩子却只知道卖冰激琳,不知道怎么聊。

 

然而,这些犹太人的孩子不会连续两个暑假都在同一家店打工,第二个暑期他可能会在一家公司办公室接电话,学习怎么跟人交流;下一次还可能在别的公司处理文件。

 

这样,到大学毕业时,他们已拥有了各项基本技能。

 

 

在中国,经常出现富不过三代的怪圈,但犹太人的家庭却与之相反,爷爷创业,儿子扩展事业,孙子把公司搞上市,越走越宽。

 

不光如此,犹太人还很舍得让孩子参加夏令营,有的夏令营高达一万多美元,但花起钱却毫不含糊,因为他们把它当作认识新朋友的舞台。

 

“他们不怕孩子吃苦,但中国人却对人体舒适度过于强调,怕孩子累着。”这位朋友说。

智慧是他们的财富

 一个生活在美国的犹太孩子Matthew,12岁去高尔夫球场捡球做球童。

 

他发现水塘里有很多高尔夫球,因为球掉进水塘没有人会去捡。于是他脱了鞋在水塘里“趟球”,找到的球拿回去洗干净,再去卖。一般一次能捡几百个球。

 

因为是旧球没人要买,他就将这些球分品牌包装,这些好的牌子一包卖24美金。其它杂牌的,或者有点旧的,就50个一包,打包卖25美金。

 

 

 

二战期间,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一个犹太人对他的儿子说:“现在我们唯一的财富就是智慧,当别人说一加一等于二的时候,你应该想到大于二。”纳粹在奥斯维辛毒死了几十万人,父子俩却活了下来。

 

1946年,他们来到美国,在休斯敦做铜器生意。

 

一天,父亲问儿子:“一磅铜的价格是多少?”儿子答道:“35美分。”父亲说:“对,整个德州都知道每磅铜的价格是35美分,但作为犹太人的儿子,应该说35美元。你试着把一磅铜做成门把看看。”

 

这个儿子就是著名的麦考尔。

 

当然,真正使他扬名的,是纽约州的一堆垃圾。

    

 

1974年,美国政府为清理给自由女神像翻新扔下的废料,向社会广泛招标。但好几个月过去了,没人应标。

 

正在法国旅行的他听说后,立即飞往纽约,看过自由女神下堆积如山的铜块、螺丝和木料后,未提任何条件,当即就签了字。

 

纽约许多运输公司对他的这一愚蠢举动暗自发笑。因为在纽约州,垃圾处理有严格规定,弄不好会受到环保组织的起诉。

 

就在一些人要看这个犹太人的笑话时,他开始组织工人对废料进行分类。他让人把废铜熔化,铸成小自由女神;把水泥块和木头加工成底座;把废铅、废铝做成纽约广场的钥匙。

 

最后,他甚至把从自由女神身上扫下的灰包装起来,出售给花店。

 

不到3个月的时间,他让这堆废料变成了350万美元现金,每磅铜的价格整整翻了1万倍。  

 

《塔木德》是犹太人的宗教文献,里面有句话:“你只要活着,智慧就永远跟着你。”

  

犹太人爱因斯坦取得的一切成就,都与他在童年时代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有关。

 

他既得益于他母亲的音乐熏陶,又得益于叔父的数学启蒙,还得益于父亲在他做出了蹩脚的小板凳后仍加以鼓励的情感教育。数学教育培养了他非凡的思维能力,而音乐熏陶则成就了他丰富的想象能力。

 

诺贝尔奖获得者赫伯特布郎是一个美籍犹太人,他曾经说过:“我的祖父经常会问我,为什么今天与其他日子不同呢?他也总让我自己提出问题,自己找出理由,然后让我自己知道为什么。我的整个童年时代,父母都鼓励我提出疑问,从不教育我依靠信仰去接受一件事物,而是一切都求之于理。可能就是这一点是犹太人的教育比其他人略胜一筹的地方吧。

 

 

获世界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中有17%是犹太人,美国富翁中有20%是犹太人,美国每5个大学教师中有1个是犹太人,每5个大学生中也有1个犹太人,在以犹太人为主要人口的以色列,14岁以上的犹太人平均每月读一本书。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