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教育】不管能否上常春藤学校, 都该把孩子培养成藤校想要的人不管能否上常春藤学校, 都该把孩子培养成藤校想要的人

有良知和理想,对人友好,与人为善,关心社会,奉献集体:这些不仅仅是常春藤学校希望学生具备的品质,更是一个优秀人才需要具备的品质。读名校只是学习的一个途径,真正意义在于帮助孩子建立那些可以受益一生的优良品质,这些优秀的品质保证他们在未来的人生,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不抱怨,不嫉恨,始终积极乐观的愿意为他人和社会做出贡献。所以不管你未来是否打算将孩子送入常春藤学习,都应该把他培养成藤校想要的人!

 

我们家育有三个孩子,大妞2007年被Harvard Early Action (提前)录取,又申请了Duke, MIT,Princeton均被录取,最后上了Harvard。二妞2012年共申请了八所私立大学,被Princeton, MIT, Duke, Brown, Swarthmore 录取,还有些Waitlist(候补),最后上了Princeton。最小的虎子,今年高中九年级。

 

这些年来总是有相熟或不相熟的人来问两个女儿是如何考上藤校的,需要做些什么样的事。很多人觉得我可以开个方子,他们照单抓药如法炮制,诸如学校排名、SAT、钢琴、各种比赛等等。周围的中国孩子里有绝顶聪明的,有些父母也是全力培养和攀比。也有些父母说:我们并不是非要孩子上藤校,州立大学一样培养人才。一句憋在心里很久的话:“不管上不上藤,都应该把孩子培养成藤校想要的人。”也就是一个有良知和理想,对人友好,与人为善,关心社会,奉献集体的人。

就讲一下大妞吧。她是个普通的努力上进的孩子。她有很多缺点,有些缺点还很严重,但她是一个好孩子,私心很少,能为别人着想,也能牺牲自己的利益帮助朋友和团队。我们经常看到她在比赛时为了帮助团队,自己和比较差的队员配组或参加没人愿干的项目,也有好几次退出了不同领导位置的竞选,让给其他朋友。我们也担心这样会降低她自己的名次,影响她的大学申请,可她很坚决地认为应该这样做,我们就全力支持她的决定,心里也很为她骄傲。

 

她在申请Harvard 的 Early Action以前找 Counselor (升学顾问)咨询,自己的SAT(大学入学申请考试)不到2300,也没什么全国性的竞赛名次,是否要申请?Counselor 坚决要她申请,并说根据自己多年经验说:“你就是Harvard要找的那类学生。”。代表Harvard给她面试的教授在她被录取后也对我说:“这几年面试的学生中,只有她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也只有她一个人进去了。”

 

记得大妞刚上十年级时我正担任大学数学系主任,本市一个贫困家庭居民中心的主任打电话寻求帮助,希望有数学专业的学生去那里当义务辅导员,我宣传鼓动一番没人去,回家跟大妞讲起,她马上说:我去行吗?从那时起,她每周四由我开车送去为贫困少数族裔孩子们辅导数学和阅读,后来大一些了自己开车去,坚持三年热情不减。申请大学的文章里,她讲了这个经历对自己人生观的改变,并说自己一生的目标就是为贫困和少数族裔的孩子们创造平等受教育的机会。

 

在Harvard第一个暑假,她加入那里的World Teach Program去了纳米比亚一个穷苦的乡镇中学教数学和英文。18 岁的女孩单独在艰苦陌生的环境中,真是一言难尽,我们做父母的也日夜担心直到她安全归来。第二个暑假,大妞非洲情未了,又申请了一个项目。

 

这次是个玻斯瓦那贵族私立高中,在四百多万人口的大城市,该校学生很多将成为非洲的有影响力人物。这个学校每年从哈佛挑选一名暑期志愿者,为其提供食宿,工作期为八周。大妞在几个申请者中被首先挑中,她又单独找了 International Program Director(国际项目主任),人家答应尽量帮她找一个对非洲项目有兴趣的校友捐款赞助。在得到了一位校友四千美元资助后,大妞又到非洲完成了第二次支教任务。她还不断和捐钱的校友汇报工作进展,返回Harvard后帮助International Program (国际项目)与这位校友建立了一个长期捐赠项目,每年资助四个学生前往非洲支教。

 

另外,在大学的两个春假期间,她参加了到密西西比州贫穷地区的社会考察服务团,并在第二次活动时担任了团长。第三个暑假,她在华盛顿 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全国民主党协会)实习,并多次与那里著名的韩裔女学监座谈请教。实习结束后,她第三次前往密西西比,就八十年代全美最后一个教育平权法案在该州通过的情况采访当年历史人物,并以此为素材写成了毕业论文。

 

在大学期间,大妞从二年级起当选了Harvard 的 Undergraduate Council(本科生学生委员会),在三十五名学生会领导成员中,她是唯一的华裔。三年级时担任 Director of Public Relations(公共关系主任),四年级时担任Finance Committee Chair(财务主席)。在与非裔同学广泛接触中,她了解到在Harvard 学习的非裔中真正从世代黑奴背景和贫困家庭出身的少得可怜。所有这些经历,加上Teach for America(为美国而教学)总裁来Harvard 时与她的个人谈话,使她在四年级时坚定地选择了 Teach forAmerica, 并顺利地通过了所有面试,加入了New Orleans 教育系统。在台风Katrina过后,那里的公立教育系统全部垮台,各种Charter School(特许学校)进行着不同的教育改革尝试。

 

大妞即将结束她在Teach forAmerica---Great New Orleans的两年工作,她主管一个高中的的ACT TestCenter( ACT大学入学申请考试中心)和教授的ACT prep course(ACT 考试预备课程)及 AP(高等)数学课进展顺利,这两年中把全校11-12年级(百分之九十五黑人学生)的平均分数提高了3分,达到将近20分。

 

在路易斯安那州一个学生能到20分就可免学费上州大,22分就可免学费上最好的州大。大妞所在的高中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黑人学生能够升入大学,她还有一个黑人女生考了29分,上了著名的Georgetown大学,一个美式足球运动员考试达标被哥伦比亚大学特招。

 

一个华裔,名校毕业的年轻女教师,得到非裔学生的信任和家长的支持是很不容易的。大妞的工作是很有挑战性,艰苦甚至危险的。她成功地对学生进行了“大学教育将改变你们的人生”教育, 去年春假她申请到了grant(经费),带20个优秀学生去华盛顿参观白宫和几所大学,几乎所有的孩子没坐过飞机和地铁。

 

大妞自己完成了所有的教师培训课程,并在学校得到了最好的评鉴。这两年里很多像她一样心怀理想的大学毕业生不能适应工作环境,自己退出或被解除合约。大妞坚持下来了,并从中学到了很多在藤校课堂得不到的东西。现在,她已收到全国最大的Charter School KIPP的聘书,并将工资提高了一大步。大妞也考完了GRE(研究生入学申请考试)并从Teach for America得到了一笔奖学金, 希望在积累足够的教学和服务经验后,继读在 education leadership(教育界领导人才)方面读研深造,将来当一个成功的高中校长使底层的孩子们得到平等受教育的机会。同时,她也通过培训,成为Harvard在当地的一个面试官,直接为母校推荐优秀的新生候选人。

 

各个名校的录取官员都说他们要反复地读申请材料,集体审阅并讨论,直至投票,他们是要从一大堆成绩后面,看出这些学生究竟具备什么样的personal quality(个人素质).这不光是为学校今后的捐款来源着想,更是因为名校要培养的是社会精英和领袖。

 

另外,名校要收不同特点的人,大科学家要有,社会活动家也要有。就算你只在那儿当个普通的甚至低于平均的学生,今后也只从事一般工作,他们也希望你是“happy bottom 25%”(快乐的垫底的百分之二十五),积极乐观向上,不嫉恨不苦涩,毕业后仍愿意尽最大可能为社会和学校做出贡献。我们亚裔孩子要在personal quality上多下功夫,这是为了一生的长远目标,不要把上名校当唯一目标,更不要光想上了藤就能多挣多少钱。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