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教育】留学几年的时光,真正能为你留下些什么?丨一位毕业生的肺腑之言

引言:逐渐温暖起来的午后,校车依旧来来回回开着,每5分钟一班车,有时候上下课还能赶上同一位司机老爷爷,我以为这样的日子还很漫长,但是时间就这样一晃三年过去了,转瞬间本科阶段就剩下最后两个星期了,开始参加同学们的毕业典礼,开始筹备自己的学士服,但是等等,在这一切都彻底结篇之前,我想问自己,也问问同样要毕业的你们,留学这几年时光,你真正收获了什么?有哪些知识是真的可以受用一生的呢?

 

想想留学给我们留下的痕迹,GPA,写(浪)不(费)完(纸) 的paper, 找不着的实习,背不完的GRE单词...但是这些都只是我们一时需要的所谓前进路上的敲门砖.

 

哪些人是真正喜欢着自己正在验算着的公式?正在敲的代码?或者是憋到内伤的论文?

 

 

两年前,我选修了一门叫做design foundation的课,教授觉得我有绘画天赋,赞赏了我的创意,于是我圆了从小没能有机会接触素描的梦,也再次激发了我对绘画的热情,后来的这些年,养成了手边常备素描本子的习惯,心情好,天气好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画一会儿,觉得能做些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这是幸运的。

 

这学期选修了摄影,因为一直对Visual Art情有独钟,可以在暗室一站五个小时亲手develop自己拍的胶片,把它们洗成照片,看着影像在化学药品里慢慢浮现,我会去思考每一束光线的方向,回想着拍照时和朋友们的谈话,用放大镜认真地看着照片里的眼神,想着和她们之间的故事,远离专业课,远离作业,我终于有一个安静地角落可以安静地想一想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快乐。

 

曾经我也很功利地追求能照出“美”的照片,无数次拿给专业摄影的朋友去看,让别人评论我照得好不好,朋友跟我说,你拍的开心就好,镜头下只有你的生活,那与好坏无关,那只关乎你自己的心情。上课时候教授说,看起来美的照片不一定就是“好”的照片,一幅好作品也不是一定要有绝对的“美感”。

 

我发觉我对摄影的态度在发生改变,这甚至影响了我对生活的体验,我开始享受拍照的过程,我开始习惯用镜头记录故事,记录生活,而不是那些标准的“美”的东西。

 

 

和一位十年挚友聊天,佛吉尼亚大学经济学,数学double major,艺术minor的Emma聊天,谈起作为标准理科生却选择辅修艺术的这个决定,她这样跟我说。

 

"我在UVA上的第一节课是drawing 1,整个学期的课老师从来没有在教室里摆放任何石膏或者静物让我们写生。所有的assignment大概都是这样:画一幅你从宿舍到这间教室的地图;一幅比自己还要大的抽象自画像;剪贴画是把以前的作业剪掉然后拼成一幅新的。。。刚开始我觉得很难,因为无从下笔,因为在国内学画的小十年里,每次上课搬个板凳坐那里画石膏就好,而这次是需要我去想去创造场景,而且每周还要在大家面前讲自己的创作思路。我在上周的毕业展上又碰到这个课的教授,她说有个中国孩子drop了这节课,因为她无法和大家交流自己的作品,我说:in china, art is very personal. 教授说:but art is a median for people to communicate, a great opportunity to gather people and share their personal feelings just as we do today.

 

在我的photo 1,assignment一样多和创意有关,经常feel stucked. 教授和我说:

 

take your camera with you all the time.try to be interesting, because life is interesting. math and Econ keep me indoor and do the work, but photo asks me out.

 

每次当我暑假回国的时候,大家总会问在美国怎么样啊?数学和经济,我无从和大家分享,也无法告诉他们美国是什么样子。但是我所有的艺术课,都让我有故事可以讲。

我在清晨无人的街上和乞丐攀谈;和世界知名摄影师(曾给英国女王拍过portrait )坐着一起聊他的作品;去追着日落开车,无意进入私人领地,主人看我支着professional的大相机,没有赶我走而是和我说哪里拍出来更好看;和班上的十个人成为好朋友,去教授家一起篝火一起potluck;以及和自己相处在darkroom的日日夜夜,疲惫但不知.”

 

 

前一段时间,我去芝加哥,再遇数年未见的儿时的同学,惊讶于他在普渡大学修读生物学Major的同时又在辅修音乐专业的作曲方向。一个纯工科学生,用很理性的思维给我分析了为什么要选修音乐,这个看起来对申请研究生或者自己的专业方向好无帮助的学科。

 

除了爱好之外,让他选择选修音乐是因为美国大学在本科阶段提供很优质的艺术类课程或者说创新性艺术类课程,教授本身都是高水平的作曲家,音乐家,学校基础设施非常好,到处都是钢琴,给学生营造了很好地培养艺术修为的平台。

 

另外,和国内的艺术类院校与综合院校分家不同,国外大学普遍都有实力强大的艺术学院,可供任何专业的学生进行选修学习。他说他的教授有一句话对他影响颇深,“major is what you do, minor is who you are."

 

我想说,其实人各有所长,四年的本科教育不应该成为一个功利目标的牺牲品。

 

这个阶段是我们仅剩的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时期,在专业课程之外,美国大学往往提供丰富的艺术类选修,或体育类选修,选一个与专业,与申请都无关,却与快乐最相关的东西去学,也许它真的可以伴随你一生的成长,成熟。成为你认识自己,认识世界的新的途径。

 

当你即将踏出这扇校门,一颗丰富,充实的内心才是能指引你追求幸福的灯塔,最后的最后,成绩,荣誉,专业终将离开你的生活,而让自己快乐幸福的方式却能让你受用一生。所以,去寻找吧。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